• 業務領域
  • 新聞中心
  • 律師團隊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新冠肺炎疫情對民商事合同的影響及其法律應對

2020-02-21

2019年12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NPC)疫情(以下簡稱“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出現,隨后迅速蔓延,全國30多個省份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Ⅰ級響應。2020年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突發事件委員會經討論,決定將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確認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新冠肺炎疫情對于整個社會的各個方面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本文主要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于民商事合同的影響,并在此基礎上提出相應的法律應對措施和建議。

一、新冠肺炎疫情對民商事合同的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應包括疫情本身造成的影響以及政府及有關部門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造成的影響。新冠肺炎疫情對于民商事合同的影響,可以從影響范圍和影響事項兩個角度來簡要分析。

1.從影響范圍角度,可以說所有的民商事合同都有可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不過影響程度各異,易受影響的合同主要包括以下幾類:轉移財產所有權類(以買賣合同最為典型)、轉移財產使用權類(以租賃合同最為典型,尤其是廠房租賃、商業店鋪租賃等)、承攬類合同類(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最為典型)、服務類合同類(比如旅游服務合同、線下培訓合同、餐飲服務合同、運輸合同、演出合同等)。

2.從影響事項角度,主要體現在合同的履行和爭議解決方面。

(1)在合同履行方面,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發作期間,由于政府政令【1】、廠區被封閉、員工被隔離、交通管制或疫情控制等原因,導致無法正常進行生產,進而導致無法按期交貨、租賃物將無法正常使用等合同不能履行的后果。即使沒有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也有可能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導致原材料價格非正常飛漲、運輸費用、倉儲費用暴增等問題的產生。

(2)在合同爭議解決方面,主要是對于訴訟時效(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發作期間,由于原告被隔離而無法在法定訴訟時效內提起訴訟)和訴訟進程的影響(如舉證延期、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暫停服務、開庭延期、無法按照法定期限行使訴訟權利等)。

二、新冠肺炎疫情的法律性質分析

要從法律角度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于民商事合同的影響,首先就要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法律性質。從司法實踐角度,有兩種認定,一是認為構成不可抗力,二是認為構成情事變更?!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在防治傳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間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關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已失效)第三條第(三)項規定:“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對一方當事人的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合同糾紛案件,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因政府及有關部門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響致使合同當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糾紛,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和第一百一十八條的規定妥善處理?!辫b于新冠肺炎疫情與“非典”疫情的高度相似性,可以預判在司法實踐中法院或仲裁機構針仍會對“新冠肺炎疫情”進行分類處理、區別對待,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1.因新冠肺炎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認定構成不可抗力

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之規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逗贤ā返谝话僖皇邨l第二款也作了相同的規定。據此,在我國法律框架下,不可抗力的構成要件應包括:(1)屬于客觀情況,即要求不可抗力應當獨立于人的行為之外,其發生與當事人的主觀意志無關;(2)不可預見,即以現有的技術水平,一般人對該事件的發生無法預見,超出了一般人的預見能力;(3)不可避免,即該事件的發生是無法避免的,具有必然性;(4)不能克服,即該事件所帶來的影響當事人無法抗拒,超出了當事人的控制能力范圍。

全國人大法工委在2020年2月10日就疫情防控中社會普遍關心的法律問題進行的解答中明確:“當前我國發生了新冠肺炎疫情這一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為了保護公眾健康,政府也采取了相應疫情防控措施。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薄?】因此,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政府采取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受影響一方當事人可以以不可抗力為由主張免責,若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的,還可以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因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實現”之規定主張解除合同。

2.因新冠肺炎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導致繼續履行合同明顯不公平的,認定構成情勢變更

情事變更原則,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因當事人不可預見的事情的發生(或不可歸責于雙方當事人的原因發生情事變更),導致合同的基礎動搖或喪失,若繼續履行維持合同原有效力有悖于誠實信用原則(顯失公平)時,則允許變更合同內容或者解除合同的法理?!?】《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六條也規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睋艘幎?,倘若由于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雖然尚未導致合同不能履行,但若繼續履行會導致明顯不公或者不能實現目的的,則屬于情勢變更,受影響一方當事人可以主張變更或者解除合同。

三、合同當事人以新冠肺炎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為由主張免責應注意的問題

《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薄逗贤ā返谝话僖皇邨l第一款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备鶕笆鲆幎?,不能籠統地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可以免責,也不能簡單地認為可以全部免責。當事人能否以新冠肺炎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為由主張免責,關鍵在于新冠肺炎疫情是否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在導致違約損失中的參與程度,而不在于新冠肺炎疫情本身是否發生【4】。具體而言,應當結合個案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分析:

1.前提條件:新冠肺炎疫情是否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

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和《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包括疫情本身以及政府因防控疫情而采取的政令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可將新冠肺炎疫情認定為不可抗力進而主張免責。此處的“不能履行”,非指狹義的作為債務不能履行形態而與遲延履行相對稱的不能履行,而是廣義的“不能履行”,包括三種類型:一是合同全部不能履行,二是合同部分不能履行,三是合同一時不能履行(又稱遲延履行)【5】。

2.時間要素方面:包括合同訂立時間和合同不能履行發生時間兩個方面

(1)合同應當訂立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產生之前,若合訂立同的時間晚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產生時間,則不能以新冠肺炎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為由主張免責。

(2)合同不能履行應當發生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產生之后,若合同不能履行發生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產生之前,由于合同不能履行并非新冠肺炎疫情所導致,因此不能以新冠肺炎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為由主張免責。

3.程度要素方面:既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對于合同不能履行的影響程度,也包括合同不能履行的程度

(1)從影響力程度來看,若合同不能履行完全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所導致,則可以主張完全免責,若合同不能履行是其他原因與新冠肺炎疫情共同導致,則可主張部分免責(需要進一步分析相關原因各自的影響力大?。?,若合同不能履行與新冠肺炎疫情無關(如借款人因沒有資金能力而不能還款),則不能免責。

(2)從合同不能履行的程度來看,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合同全部不能履行,可主張全部免除責任,若合同部分不能履行(如貨物數量不足),則可主張部分免責,若合同暫時不能履行(如交貨期限遲延),可主張免除逾期履約的違約責任。若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的,還可以進一步主張解除合同。

4.程序方面:應履行通知、證明義務

(1)通知義務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币虼?,遭受不可抗力影響的一方應當履行通知義務,但法律上對于通知主體、通知內容、方式及時間并沒有進一步的明確規定?;谡\信原則及實務經驗,通知的主體原則上應當是受到影響的一方合同當事人,但若情況緊急(如當事人被發現感染新冠肺炎被立即采取隔離措施的),當事人的近親屬或者代理人進行通知亦應當允許,受通知方應當是合同的相對方或其指定的收件人。通知的內容至少應包括不可抗力發生的事實以及對合同履行可能產生的影響程度,并商請對方采取必要措施避免損失擴大。通知的方式可以是EMS、快遞、郵件、微信、短信或電話(應注意保存證據),只要有關通知內容能夠送達對方即可。通知的時間應當是“及時”,但何為“及時”并沒有統一的衡量標準,需要結合具體情況來分析,主要應當分析受影響一方的行動自由程度,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有關政府部門決定推遲復工時間的,當事人有充分的自由來進行相關的通知,因此應當在獲悉有關決定后立即通知對方當事人,若當事人接到若當事人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被即時采取隔離措施或送醫的,其行動自由受限,在解除隔離或者治愈出院后隨即進行通知也應當視為合理。

此外,《合同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 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解除合同應當辦理批準、登記等手續的,依照其規定?!币虼?,若受影響一方以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為由而解除合同的,屬于《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之情形,應向對方發出合同解除通知。

(2)證明義務

同樣是基于《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條之規定,遭受不可抗力影響的一方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其要點包括“合理期限”和“證明材料”兩個方面。就“合理期限”而言,并無統一的衡量標準,需要結合具體情況來分析,一方面要分析受影響一方的行動自由程度,另一方面還有分析搜集相關證明的難易程度,對于通知時已經客觀存在的證明應當隨“通知”一并提供,對于通知時尚未形成的證明材料(如在隔離前進行通知,就醫證明則在出院后方可提供)以及需要第三方機構(如公證處、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等)出具證明的,則應結合出院時間以及第三方的必要工作時間來進行判斷。就證明材料而言,應當注意搜集和提供關于不可抗力發生及其影響程度的證明材料,如國務院、地方政府或有關行政主管部門發布的通知、決定、遲延復工令,廠區封閉的照片、隔離觀察證明、診斷證明、住院病歷、不可抗力公證文書、不可抗力證明等。

5.誠信要求:履行減損義務

《合同法》第六條規定:“當事人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因此,當發生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情況下,受影響一方當應積極采取必要措施盡量減少或避免損失的擴大。如果能采取而不采取相關措施,導致損失擴大的,則會被推定存在過錯,并根據其過錯程度承擔相應的責任。當然,誠信義務是合同當事人應當共同遵守的法定義務,合同相對方在知悉該等客觀事件發生后,也應當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損失的擴大。

四、合同當事人以新冠肺炎疫情構成情勢變更為由主張變更或解除合同應注意的問題

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和《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若新冠肺炎疫情并未導致合同不能履行,而是導致繼續履行合同會導致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則不宜以新冠肺炎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為由主張免責,而應考慮基于情勢變更而主張變更或者解除合同【6】。需要重點注意的問題是:

1.對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響進行準確判斷

《合同法》第五條規定:“當事人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各方的權利和義務”,《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六條關于情勢變更原則的規定是公平原則的體現之一,是法律對于因不可歸責于雙方當事人的異常變動所造成的損害在當事人之間的合理分擔。根據《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六條之規定,若新冠疫情導致合同繼續履行會導致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的,可以主張變更合同。所謂明顯不公平,主要體現為合同對價的重大變動,比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原材料價格非正常飛漲、運輸費用、倉儲費用暴增,繼續履行合同會造成一方履約成本嚴重增加,即屬于典型的明顯不公平。若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合同基礎喪失、合同目的整個落空,失去繼續履行的意義和必要性的,則可主張解除合同。當事人應當結合具體情況分析究竟屬于哪一種情形,進而采取相應的進一步的措施,而不能簡單地認為可以隨意主張變更或者解除。比如在商業店鋪租賃合同中,若由于商場停業而導致承租人店鋪無法正常營業的,若繼續要求承租人按照租賃合同支付租金,顯然有失公平,在此情形下承租人可以要求適當減免相應的租金,但合同仍具備履行條件,若承租人據此要求解除合同的,則一般不會得到法院的支持。

2.進行必要的通知

若當事人基于情勢變更原則主張解除合同的,屬于《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五)項“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之規定通知對方。此外,雖然法律并未規定主張變更合同的一方應當履行通知義務,但基于誠信原則和妥善解決合同履行障礙的目的,受影響一方若主張變更合同的,也應當通知對方并提出變更合同的主張,以便與對方進行足夠有說服力的溝通和協商,同時也有利于對方及時采取止損措施。

3.搜集、提供相關證明材料

雖然法律上并未規定基于情勢變更主張變更或解除合同應當提供證明,但出于友好協商的目的,受影響一方均應當提供相關的證明材料,作為雙方溝通協商之用,爭取通過協商來減少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損失,消除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合同履行障礙。此外,在無法通過協商解決爭議而產生訴訟或仲裁的情況下,搜集的有關證明材料可作為證據之用。因此,筆者仍建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一方當事人積極搜集并向對方提供相關證明材料。

4.履行減損義務

同樣是基于誠實信用的原則,不論是主張變更還是解除合同,提出主張的一方也應當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損失進一步擴大,否則,就擴大的部分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五、新冠肺炎疫情對于民商事合同爭議解決的影響及應對

如前所述,新冠肺炎疫情對于合同爭議解決方面的影響,主要是對當事人程序利益的影響,體現在訴訟時效和訴訟程序方面,分別闡述如下:

1.關于訴訟時效問題

《民法總則》第一百九十四條規定:“在訴訟時效期間的最后六個月內,因下列障礙,不能行使請求權的,訴訟時效中止: (一)不可抗力;…… (五)其他導致權利人不能行使請求權的障礙。自中止時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滿六個月,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睋?,若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發生在訴訟時效的最后六個月內,訴訟時效中止,自該影響消除之日起六個月內當事人仍可繼續主張權利。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現代通訊技術的發展,當事人主張權利的途徑和方式日益增多、難度日益減小,因此,不能簡單地以新冠肺炎疫情為由主張時效中止,必須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直接導致當事人無法主張權利才能適用此條規定。比如,在訴訟時效期間的最后六個月內,當事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進行隔離觀察或治療而無法主張權利的,訴訟時效中止,自解除隔離觀察或治愈出院之日起六個月內可以繼續主張權利。若當事人的行動及通訊能力并未受到限制的,不能以此為由主張訴訟時效中止。

2.關于訴訟程序問題

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法院或仲裁機構作出暫停訴訟服務、延期開庭等決定,可能會導致訴訟進程的延長或變更,于此情形下,當事人應及時關注有關法院的通知,在有條件的法院可以通過網絡進行立案、審查保全、提交證據、開庭等訴訟活動。尤其是對于訴訟時效即將屆滿的情形,可以通過網絡提交起訴狀,進而起到中斷訴訟時效的作用。此外,對于當事人而言,有可能會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如被隔離觀察或治療)而導致無法在規定的時間內舉證、提出管轄權異議、進行答辯、提起上訴、申請再審等,可以根據《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提出申請如申請延期舉證(第六十五條)、申請延期審理(第一百四十六條)、申請中止審理(第一百五十條) 等,此外,《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三條規定:“當事人因不可抗拒的事由或者其他正當理由耽誤期限的,在障礙消除后的十日內,可以申請順延期限,是否準許,由人民法院決定?!比粲捎谛鹿诜窝滓咔閷е庐斒氯藷o法按照法律規定的期限行使訴訟權利或履行訴訟義務的,應當及時提出申請并與承辦法官積極溝通協商,避免自身訴訟利益受損。

綜上所述,若當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期間簽訂合同的,則應當在訂立合同時充分考慮新冠肺炎疫情的情況對于合同履行的影響程度,合理約定合同義務、履行時限以及相應的免責條款,以免產生不必要的合同風險。因為在疫情已經發生的情況下,若出現合同不能履行的情況,原則上不能再以疫情為由主張免責。對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前已經簽署并在履行過程當中的民商事合同而言,應當根據個案實際情況并結合上述法律要點來進行分析并采取相應的法律應對措施,以最大限度地控制合同風險。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基于合同自治原則,若合同中對于不可抗力及免責條件有約定的,只要該等約定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應當優先適用合同的約定。此外,筆者需要特別提出的是: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面前,建議各方當事人本著公平、誠信的原則承擔義務和行使權利,盡可能減少雙方的損失,以友好協商的方式妥善解決相關合同爭議,攜手共度疫情難關。

作者:張海燕,天津張盈律師事務所主任、高級合伙人,一級律師。主編《合同案件辦案策略與技巧》(2016年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獨著《合同審查思維體系與實務技能》(2017年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




【1】如:國務院辦公廳2020年1月26日發布《關于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的通知》:一、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至2月2日(農歷正月初九,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起正常上班。二、各地大專院校、中小學、幼兒園推遲開學,具體時間由教育部門另行通知。三、因疫情防控不能休假的職工,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規定安排補休,未休假期的工資報酬應按照有關政策保障落實。

再如:天津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2020年1月31日發布《關于天津市延遲企業復工和學校開學的通知》:天津市區域內除涉及保障城鄉運行必需(供水、供電、油氣、通訊、公共交通、環保、市政環衛等行業)、疫情防控必需(醫療器械、藥品、防護用品生產運輸和銷售等行業)、群眾生活必需(超市賣場、食品生產、物流配送等行業)和其他涉及重要國計民生的相關企業之外,其他類企業暫不復工。天津市各級各類學校延期開學。復工、開學具體時間將提前通知,給企業、學校留出準備時間。 

【2】 來源于全國人大官方網站

(http://www.npc.gov.cn/npc/c30834/202002/23100ec6c65145eda26ad6dc288ff9c9.shtml),完整內容為:“問題5:近期不少企業反映,受此次疫情影響,很多合同規定的義務不能正常履行,請問法律對此有什么針對性的規定?

臧鐵偉答:當前我國發生了新冠肺炎疫情這一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為了保護公眾健康,政府也采取了相應疫情防控措施。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3】參見韓世遠:《合同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8年3月第2版,第331頁。需要說明的是:在學術上不少學者使用“情事變更”的表述,但法院的文件中使用“情勢變更”(詳見《全國經濟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因此本文中使用“情勢變更”的表述,但二者的含義相同。

【4】參照沈德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條文理解與適用》(下)第1188-1189頁之相關內容。

【5】參見韓世遠:《合同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8年3月第2版,第229頁。

【6】注:此處的“解除合同”是指由于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而解除合同,屬于《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五項)“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而由于不可抗力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而解除合同,則屬于《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因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實現”之情形。

聲明

本文為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天津張盈律師事務所或律師個人對于具體問題的法律分析意見或建議,僅供參考、交流。若有關當事人有具體的法律服務需求,請聯系天津張盈律師事務所進行咨詢。轉載請注明出處。


作者簡介

張海燕,天津張盈律師事務所主任、高級合伙人,一級律師。主編《合同案件辦案策略與技巧》(2016年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獨著《合同審查思維體系與實務技能》(2017年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





澳门捕鱼平台